朋友借我名买的车出了事故,为啥我也要负责?

guanbin 2021年12月16日16:13:07
评论

朋友借我名买的车出了事故,为啥我也要负责?

由于摇号无果,王*以同事于*谦的名义购买小轿车一辆,并签订协议,约定因此产生的一切损失由王*自负,于*谦对外不承担任何责任。

后王*驾车与程*的车辆相撞,造成乘车人陆昕受伤。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查证,程*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王*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陆昕将于*谦、王*、程*共同起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赔偿各项损失共计8.2万元。

海淀法院经审理,认定于*谦作为肇事车辆的所有人存在明显过错,由程*承担60%的赔偿责任,王*承担15%的赔偿责任,于*谦对王*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情简介

王*是一个奋斗在大城市的有志青年,多年摇号不中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为此他多次找摇上号的同事于*谦商量,想让于*谦把车牌号卖给他。经过协商,于*谦同意将购车资格“借”给王*使用。为避免风险,两人还签订了一份“借名买车协议”,协议约定:“王*借用于*谦名义购买帕萨特小轿车一辆,车辆登记在于*谦名下,但车辆归王*所有,因此产生的一切损失由王*自负,于*谦对外不承担任何责任。”

晚高峰时段,王*驾驶的帕萨特小轿车与程*驾驶的轮式自行机械车相撞,造成乘车人陆昕右股骨骨折、左腿挫伤,后续治疗共花费医疗费3万余元。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查证:程*驾驶轮式自行机械车进入高速公路发生故障后未按规定设置警告标志,并违反了轮式专用机械车不得进入高速公路的规定,同时该车未投保交强险,是发生事故的主要原因。王*体内酒精含量为82.4mg/100ml,驾车未确保安全是发生事故的次要原因;认定:程*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王*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

后,陆昕将于*谦、王*、程*共同起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其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辅助器具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共计8.2万元。

庭审中,于*谦辩称,自己只是登记车主,车辆实际为王*所有,而且自己在买车时为了避免风险还签了“借名买车协议”,明确写明发生交通事故的责任承担问题,自己不应该对此次交通事故承担责任。

法院审理

法院经审理认为,此次事故经交通管理部门认定程*负主要责任,王*负次要责任,综合考虑程*和王*的过错程度,法院认定程*对陆昕的损失承担60%的赔偿责任,王*承担40%的赔偿责任。

尽管于*谦主张肇事车辆的实际购买及占有者为王*,但肇事车辆所有人原则上以登记为准,于*谦作为肇事车辆的所有人,未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为肇事车辆投保交强险,并允许王*驾驶未投保交强险的车辆上路行驶,致使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陆昕不能通过保险获得赔偿,对此,于*谦存在明显过错。同时,于*谦为规避风险,通过签订“阴阳合同”方式确认车辆所有权归属以及损害赔偿责任承担等问题,该协议违反《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中“小客车配置指标不得转让”的规定,所以,上述协议仅对双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不能对抗第三人。

法院最终判定由程*承担60%的赔偿责任,王*承担15%的赔偿责任,于*谦对王*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官说法

在借名买车的情况下,实际出资人因未获得相应购车指标而无法将车辆登记在自己名下,只能借用他人名义进行登记,进而出现“车户分离”现象,即机动车登记的所有权人与机动车的实际所有权人不一致,借名买车者成为机动车的实际所有人和使用人,而出借者成为机动车的登记所有人。一旦机动车发生事故,出借者由于是登记车主,因此很难摆脱承担侵权责任的风险。

我国《民法典》第七编侵权责任第五章延续了《侵权责任法》第六章的规定,专章规定了机动车交通事故。《民法典》第1209条延续了《侵权责任法》第49条的规定,确立了机动车在所有人与使用人分离情形下的侵权责任承担的一般规则,即由交通事故发生时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仅限于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时的补充责任。《民法典》第1210条延续了《侵权责任法》第50条的规定,确立了转让机动车未办理登记时的侵权责任承担的一般规则,已交付受让人但未办理所有权转让登记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应由车辆受让人承担赔偿责任。

由此看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承担以“运行支配”和“运行利益”为基础。借名买车情况下,由于发生交通事故时机动车不在登记所有人控制之下,机动车的运行利益也不为登记所有人享有,所以事故责任承担主体原则上仍为车辆实际使用者。关于登记所有人的责任承担问题可参考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关于车辆所有人、管理人的规定,对交通事故承担过错责任。

目前司法实践中,判断登记所有人的过错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借名买车时的注意义务。即应主动核查实际所有人即借名人有无驾驶资格以及驾驶能力,登记所有人作为名义上的车主,在出借购车资格时负有较高的注意和审查义务,即明知或疏忽大意向无驾驶资格及能力人“借名买车”、出借购车资格的行为都构成注意义务的违反。

二是交强险的投保义务。《道路交通安全法》(2011年修正)明确规定,投保交强险系投保义务人(包括车辆所有人和管理人)的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进一步明确了投保义务人和侵权人分离情况下,登记所有人和实际所有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应承担连带责任。这也是本文案例中,登记所有人于*谦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原因。

weinxin
江门国晖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号码:15019897939,专业提供婚姻、债务、劳动工伤、交通肇事、刑事辩护等法律服务!
guanb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16日16:13:0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jmlvshi.com/372.html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